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帝子魍魉
    “帝子!魍魉帝子?”火狐那双迷人的桃花眼挣得老大,面色凝重,说话的语气也带上了丝丝凉意。

     亘古时帝颛顼登临九天,育有三子,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三子齐齐殒落,被人葬于山石、水泽、草木之内。

     本该是九天上华贵无双的绝代帝子,奈何最后化成了精怪鬼神,长子瘟鬼、次子疫鬼、幼子魍魉。

     司寇衍刚才说的帝子只能是解除封印的幼子魍魉。

     “浮游不知所止,魍魉不知所往,每遇山深而夜行,按说魍魉帝子来这里不应该啊!不对,应该是不可能!”火狐反应过来后迅速分析出这其中必有门道。

     司寇衍点了点头,轻抿嘴唇,手指挠了挠眉毛,不确定的说道:“有没有可能魍魉帝子知道了《大荒经》在粤东城内。”

     “有!很可能是这样!不然魍魉帝子怎么可能出入闹市街区,刚何况如今御史大人没有坐镇台院,而那些老家伙们也都蛰伏沉睡,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一般人也不可能动的了他!”火狐表示赞同司寇衍的猜测。

     司寇衍继续抿嘴思考,虽然司寇衍如此猜测,但内心深处还是留有疑问,无他,若是其他一般妖邪鬼神要谋夺《大荒经》到是说得过去。

     但这位可是帝子,虽然是亡后成了鬼神,但尊位还在那里啊,更何况帝颛顼肯定也赐过自己儿子一些神典经册,尽管《山海经》被称是荒古时的总经,但《大荒经》却只是子部之一,还不能称之为核心要义。

     不过司寇衍并没有将这个想法说出来,毕竟这一切都只是两人之间的猜测,没必要太过于计较,更何况,让火狐曲解对自己和对她本人也都没坏处!

     “啊……”

     突然一阵尖锐急促的惊骇声打断了司寇衍两人的思考交谈。

     火狐听到惊骇声后与司寇衍对视了一下,面面相觑,率先说道:“是普通人的声音!”说完后一脸若有所思的望着司寇衍。

     若这是妖邪鬼神作恶,那司寇衍就必须出手,这本就是司寇御史之责,但若是帝子魍魉的话……估计有些难办。

     司寇衍深吸一口气,此时很是烦闷,不论如何自己碰到了就没有转身的道理:“先过去看看。”

     因为他心里也明白,如果涉及到帝子魍魉,这件事肯定不好处理,搞不好还会搭上自己!摇了摇头恨恨说道:“大人刚离开台院没多久各路妖魔鬼怪就这么迫不及待!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惹急了小爷我,管你是不是帝子神子祭出异兽图都给收了……”

     火狐闻言魅惑娇笑道“有夜巡者护道,何妨去看看热闹呢!”说完后一扭腰肢,跟着司寇衍随影而去。

     红灯五巷内,本来喧闹嘈杂的环境因为路中间那名趴着的男子的惊骇呼声而变得有些安静下来。

     周围的人早已经习惯这种事情,纷纷淡定有序的离开这条巷子,而本来正在营业的酒吧KTV也都熄了灯关上了店门,不在营业早早的下了班。

     那些淡定离开巷子的人们心里都知道,这种事情时常发生,早已见怪不怪,为了更好的不受麻烦,早早离去是最好的,反正第二天自然就会有人要来收拾干净,就好似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司寇衍和狐火早就到了这条巷子,看人们都在往外离开,两人为了不显得突兀就隐藏在一旁,等人流散尽后两人便现身出现在了巷子口。

     “怎么样?能感觉到什么吗?”火狐捏着兰花指拨弄了一下发丝,轻声地对着司寇衍说道。

     “并没有魍魉帝子的气息,要是更夫在的话就好了,这是他所专擅的。”司寇衍环顾四周,视线最后落在死掉的男子身上:“这个人身上应该有线索!”说完走进观察。

     火狐缓步绕过趴在地上的男子,抬头看向虚空,疑惑出声道:“怎么我感觉到了青丘狐的气息……”

     “青丘狐?你确定吗?中丞大人曾说过你是今时青丘所遗的一只火狐狸,并没有提过还有其他遗狐。”司寇衍蹲着身子,观察着死者,听到火狐的话后回答道。

     “没错,不仅仅是青丘狐,遗世的时候我虽然才矇事,但身体里对本族的气息是不可能弄错的!这是……王族的气息!”火狐反应过来后神情恍惚,面色苍白,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恐!

     司寇衍感觉其中有异,若真的是青丘王族,按说火狐应该高兴才对,要知道一个失落在外的流浪儿见到至亲至人后肯定不会是惊恐的神情!

     “你……”司寇衍没有把话说出口

     火狐怔了怔,紧张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这道气息后内心就莫名悸动!明明是同族却好似仇人一样!”

     司寇衍起身,准备说些什么,突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紧绷,神情专注,眼珠转了一圈瞟了瞟四周,语气凝重道:“魍魉帝子!”

     就在司寇衍说完后,两人上方传来一道话语:“当然是仇人!还是不共戴天的滔天之仇!”紧接着,一位身高八尺有余,一头齐腰的墨发,身着湖青色长衫的男人飘然而至,因为有着帝子尊位,故而灰尘凡垢皆不能近身。

     魍魉帝子看了眼司寇衍,面无表情的说道:“司寇大人去了那里?”

     司寇衍知道魍魉帝子问的不是自己,而是中丞大人!

     至荒古受封“司寇”之职位同三公后,历代掌事台之主皆改姓司寇,到上古时又衍变成只要进入台院门墙就赐姓司寇,按照辈分依次定名。这也是为什么司寇衍并非掌“司寇御史”之职却依旧姓司寇的原因。

     真正有身份地位的人,只会如同魍魉帝子这般称呼“司寇大人”,而一般妖邪鬼神则是依着皇朝王庭的御史中丞之职叫的“御史大人”亦或是“中丞大人”。当然,那些蛰伏沉睡的老家伙们不算在内。

     贵智玉佑光、衍绪宗先志、万世振纲常。当代掌事台院的司寇御史名讳:司寇光。

     “大人得遇天机,故而离了台院,还未传来归来坐镇台院的消息。”司寇衍心里知晓,自打大人离开台院,西边那些老家伙们探查到消息知道后,就明白这件事估计瞒不住多久,所以在他问了后并没有小家子气的遮遮掩掩,直接如实说了。

     这也是一种底气,反正台院现在无人,有本事你就去!不怕死的尽管去!随便你怎么样弄!